裴守约

写我所想,爱我所爱,微博@-裴守约

突然诈尸!隔了好久好久画了拉二!没什么细节 给自己奶一口!
他超级好!!!!!!

画到一半发现是**画质……

【白鹊向】李白x扁鹊《等你到花开花落》第六篇章——距终章倒计时

你要弑君我陪你,杀神,斩魔,上天入地,我都陪你,所以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好吗?小大夫……

(一)

  “你?!”两人同时开口。

    半晌相顾无言。

  “你还活着,一切都还好,不算晚”李白打破了两人间的尴尬,笑笑。

  “你怎么来了”扁鹊微侧身淡漠地说道。

  “听说了你在这里我就来看你,不管怎么说我们四年没见了,要不跟我一起去……”

  “你是我什么人”扁鹊打断了李白的话“我们之间很熟吗?你来干什么?欠你的命我会还的,别再跟着我了。”

  李白愣住了,嘴唇微微颤动。

“我......是啊,我也不是你什么人,你没欠我什么,四年前的那条命早在七年前就抵消了,我们互不相欠,是我欠考虑了,怪医。”

  李白自嘲地笑笑,毕竟四年前你可能就想躲着我吧。

  扁鹊心中一震。怪医,多么疏远的称呼,不过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你心中的那个小大夫已经死了,被他自己亲手埋葬……

(二)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我不信啊,小二再来一坛酒”

  “这位客官,您悠着点,您看您......”

小二指着桌前几大坛空酒坛。

“别管我,滚!”

“我来吧,你先下去,备一坛好酒。”狄仁杰坐到李白对面,无奈的摇摇头“你这又是何苦?”

“聪明如你,竟被这种事困住,天天沉迷于酒肉,那个傲气的剑仙呢?”

 “剑仙什么的几年前就不存在了啊!”他的傲气早已被挫败,自我放逐的他在遇到了小大夫才能重新快速振作。

“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想想看他现在是什么身份。”狄仁杰给李白倒了杯茶。

“嗝,闻风丧胆的,嗝,怪医?”李白好看的眉头一皱“那又怎样?”

 “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啊,他这是避免和你接触,保护你啊!”狄仁杰望向窗外,热闹的大街此时竟没什么人。

 “我不需要被保护,我,我不需要啊!”李白的目光渐渐空洞,逐渐安静下来。

 “自己好好想想该怎么做,你的那个小大夫最近闹出的事还不少,个个都是大麻烦。”

“狄大人”一名官兵在门外报告

“进来”

“报告狄大人,丞相失踪,他的夫人一口气吊着危在旦夕,看现场情况,是怪医所为”

狄仁杰扫了一眼李白,站起身,飞快地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这怪医的事我只能帮你瞒住一时,瞒不了一世,你自己看着办”

说罢,拍了拍李白的肩。

“我们走”。

(三)

扁鹊回到了他的屋子,地下室一眼望去是各式药材,瓶瓶罐罐和泡着的尸体。

“啊!”一拳打在墙上,挂在墙上的草药纷纷落下。

“剑仙,我……等我报完仇,再和你解释一切,我现在不能拖累你,我拖欠你太多......”

转身铺开地图......

(三)

皇宫。

“长桑啊,再过几个七曜(星期)就是本宫的五十岁生辰了,誒,可惜皇儿......”芈月侧卧在榻上,任凭长桑君在香炉中添减太医配好的安神香料,身后两个宫女默不作声地扇着扇子。

拨弄好香炉里的香料,长桑君跪坐在宫女安置好的垫子上。

“太后娘娘无需过多忧虑,现在的圣上虽说还小,但是有娘娘您辅佐一定能成为优秀的君王,微臣特意为圣上和您配置了新研制的可与长生不老药媲美的可以说是天地的杰作将在那天呈上。”

“长桑啊,长桑,你卖的这个关子到时候可不要让我失望哦。誒,好了,我也乏了,你先下去吧”

“微臣遵命,定不负娘娘所望”

“嗯......”

听到芈月的呼吸声渐渐平缓了,长桑嘴角诡异地上扬,拂袖而去。

“让你办得事怎么样了”

“请师傅放心,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回答长桑君的正是那日带着扁鹊并陷害他的小童。

“哼,很好,本君等这天已经很久了”

  长桑君的眼里露出了睥睨天下的神情。

  这天下该是本君的了!

 ----------------------------------------------------------------------------

ps:啊,好久没更了,主要已经有点半退坑了(这不是不更的理由啊!!)这个文章会写到结局,还有狄仁杰和李元芳的车会在番外开~最近又要忙起来了。

话说大家阴阳师肝起来了吗~哦吼吼

  

 

 


【白鹊向】李白x扁鹊《等你到花开花落》第四、五篇章

跟我走吧,远离那些纷争

(一)

  “剑仙李白?!”

  “他怎么会在这里?”

  “管他呢,主子说了妨碍我们的一律格杀勿论。”

  “口气可不小啊,妨碍你们的格杀勿论,真看得起自己”李白挽了个剑花,冷笑道。

  “你怎么来了?”未曾反应过来的扁鹊震惊地看着他。

  “我不来,你不就等死吗?”

  “我……”

“什么都别说了,等这一切都结束再慢慢说,待在我身后。”

  扁鹊的胸口暖暖的,刚经历过亲人背叛的他竟有种被人捧在手心的异样的感觉。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他只看见那个潇洒的剑仙挥舞着长剑,斩杀着所有阻挡他的人,瞬间回忆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伤痕累累的他过关斩将最终体力不支倒在他的门口,当时的情景必定也是这副模样。

  动作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长剑入鞘。

  “我的人都敢动”这番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所以,小大夫,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你可是被全城通缉了,这些杀手还是会来的,不如跟我走吧,远离这些纷争”李白望着扁鹊,眼神异常认真。

  扁鹊转过身望向崖底,大风刮过,他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含着泪的样子。

“我……对不起,我无法相信你”

山下深不见底。

他不敢看李白此时的神情,他应该是不敢正视吧。

“你!”李白慌忙上前

“不!”

扁鹊纵身一跃,瞬间不见人影。

“啊!”这个骄傲的剑仙跪在地上,他甚至什么都做不了,他想,他要是快了那么一点点就能抓住他,就不会失去他……

(二)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扁鹊醒来发现自己挂在崖边的树枝上。

这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看来老天也不想让他死啊!

更加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地下之城——传说中的废都朝歌。

扁鹊慢慢走近,神秘的光芒照亮前所未见的文字,太古时代的魔道文明活生生呈现在眼前,这就是曾经那个人最想掌握的“魔道,”站在顶端的医术,而他掌握的只是之中的皮毛。

他要超越那个人!他曾经的师傅!一个念头慢慢在他脑海里浮现……                                                                                              (矛盾与蜕变篇完)

你,你是小大夫?

(一)

四年后。

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有怪医称号的男人。其医术极高,求诊的病人被索以高额金钱,求教医术的同行首先要奉上供解剖的尸体。

“啪”

“他回来了!”

(二)

“这点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啊”上位的男人一头利落的短发,灰青色的皮肤显得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病态美,不亦乐乎地把玩着手中的药瓶。

   “不不不,您,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既然做不到就去死吧,免得你累,我也累”

  “啊!”眼前的人瞬间化为一滩血水。

  “真脏,誒,这个素材也不好”舔舔嘴唇

“好无聊啊,真没意思。”

  

“你说的是真的,他的藏身地?”李白神色激动地问道。

  “是的,得到确切消息,丞相的妻子身体一直医不好,只能秘密请来名动江湖的怪医。”

“好,我们明天也去丞相府”李白黯淡无光的眸子变得明亮。

(三)

丞相府。

“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怪医想要的东西都在,都在,随我来”

半个时辰后。

“夫人已无大碍了,按着这个方子喝个几天就没事了”

扁鹊起身刚想走。

“来了就别想走了,怪医不会以为我就会这么放你走吗?来人啊,抓住怪医的赏白银一千两”丞相笑得满脸横肉直颤。

“呵呵呵,果然啊,四年了什么都在变,单单这一点是不会变得。”扁鹊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既然这么着急地想送死,那我也不介意送你一程。”

“你!你做了什么”丞相突然跌倒在地,浑身抽搐。

“也没干什么,就是能让你死了也能保持新鲜的药物”

扁鹊掸掸衣服,看着屋内的女人,面无表情。

 “什么人?出来” 扁鹊眼神暗了几分。

“小大夫是你吗?”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又逢君篇完)

ps:啊,最近五天都在军训,终于回来啦


【白鹊向】李白x扁鹊《等你到花开花落》——第三篇章

小大夫,轮到我报答你了。
(一)

皇宫,失落千年的古老医术就要被使用在秦王身上——永生。

 芈月太后在宫门口来回踱步。

皇儿和神医已经在里面快两个时辰了,她每次想进去都因血气冲撞了太后贵体这番说辞而拦在门外。

 终于,一个小药童走了出来

 “太后娘娘,皇上已无大碍,只是神医说需静养,您看”

 “带本宫进去看一下皇儿”芈月太后火急火燎的冲进殿里。

 扁鹊的师傅慢慢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双手,向药童使了个眼色。

 床边,太后看着面色略显苍白的秦王,逮着扁鹊问东问西。

 “你们师徒俩就是我大秦的幸运啊,本宫,本宫。”

 “太后娘娘”大宫女匆匆走来,在太后耳边细语。

 “本宫知道了”转向师徒俩

 “失态了,皇上醒来前就交给神医了”

 “是,娘娘”

 扁鹊应声,脸上是遮不住的疲态。

 (二)

  夜里。

“来人啊,不得了了,皇上,皇上薨了”

  “什么?,怎么可能?还愣着干什么,快,快通知太后娘娘”

  宫中上下乱成一团。

  扁鹊是在一阵吵闹中迷迷糊糊地醒来的,他记得自己照看着圣上,随后去取药,遇到了师父身边的药童,然后就……

  揉揉自己晕乎乎的脑袋,再次睁眼,眼前竟是数十名御前侍卫用剑指着自己,一脸凶神恶煞。

  “这是怎么了?”

  “你还问怎么了,你这逆徒,叫你好好照顾圣上,你竟然敢”

  人群后,扁鹊的师傅快步走来。

  “我……”扁鹊一脸茫然,忙快步走向床边,探了探鼻息。

  “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扁鹊心中碎了,他大脑嗡嗡响,跪在地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回忆手术前后的种种,再抬起头,他的师傅哪里还是那副慈祥的面容,分明是一个把他推向深渊的恶魔。

  “师傅,你”扁鹊尽量不让自己的情绪过于激动,伏在地上的双手却忍不住微微颤抖。

  越人啊越人,我不会让你破坏我的计划,“魔道”医术只有我能持有,这全天下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逆徒,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狡辩的,为师只告诉过你圣上在此期间忌讳什么药物,你竟然视若罔闻,这是在你身上搜出来的,普通人使用并不会有致命的威胁,但是手术后的圣上却不一样了,这和圣上体内的分毫不差,你这不明着要毒害圣上吗?”说着,扁鹊的师傅叹口气,“越人啊,你也别怪我,这是你自己做下的孽”

  话音未落,周围的士兵将扁鹊团团包围,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信任多年当做父亲的师傅将他推入早已设好的圈套,而他,无处可逃……

  (二)

  扁鹊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来到御前得到圣上赏识,却被师傅背叛。

  又是晕乎乎地,他缓缓睁开眼睛。昏暗的房间被铁栏杆拦住,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干草,阴暗潮湿的环境瞬间刺激了扁鹊的感官。

  原来不是梦啊!有些好笑地捂着自己的脸,自嘲,信任多年的师傅都会出卖自己,这个世上还有谁能轻易相信呢。

同样的夜晚,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那个栗棕色头发的家伙,哼,那家伙啊,青莲剑仙?手上的人命或许不比那便宜师傅少,想他作甚。

果然,不应该相信任何人啊,望着小小天窗的外面,皎洁的月光打在他身上,嘴上浮现出一抹苦笑,听狱卒的小声交谈,明天他就要被行刑了。

一个疯狂的想法从他脑中闪过,他还不能死,求生的本能让他必须挺下去,为了自己!他在他腰带的夹层中摸到了手术用的麻药……

(三)

毒害当今圣上的扁鹊越狱了!

这个消息一出,芈月太后派人务必要找到扁鹊。同一时间,扁鹊的师傅秘密也派出一队杀手要求全力追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扁鹊是在稷下被发现的,十多名杀手将他团团围住。

  “师傅还真看得起我啊”

  扁鹊冷笑道,衣袖下所剩无几的麻药和随身携带的银针根本熬不过今晚。

这种感觉叫绝望吗?或许是吧

“想不到我今竟要丧命于此啊”

“唰唰”突如其来的风将扁鹊的衣袍吹的哗哗作响,还未看清。

“什么人?!”

“大河之剑天上来!”

  ps:感谢每个喜欢文文的人,故事发展到这里接下来就是李白出场啦~  最近喜欢孙膑小天使,未来的皮肤好棒啊         (黑暗的深渊篇完)
                                                     


【白鹊向】李白x扁鹊《等你到花开花落》——第二篇章:暗潮涌动

看,又见到你了,小大夫,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一)

     三年后,京城的一家酒家。

  “听说了吗,神医扁鹊竟然被秦王请去医治了”

  “嘿嘿,还有更加厉害的消息呢,听说当朝的芈月太后最信任的御医啊就是神医的师傅”

  “那可就厉害了,神医的师傅那可不就是医圣嘛”

  “就你小子会说话,小二,再来半斤牛肉”

  “好嘞,客官”

   角落里,一个嘴叼草根,剑客模样的青年仿佛认真听着他们讲述。

嘴角微微翘起“小大夫,想不到你更加出色了呢”

    大秦皇宫内。

  “你治好了皇儿多年的病,而你师傅也是大功臣,除了赏赐,你们师徒可以随意入宫”大殿上,芈月太后宣布这重要的决定。  

“谢娘娘赏赐”

   三年的洗礼让扁鹊从刚开始的略有些青涩少年变得成熟了几分,但望着自己多年未见的师傅,他的心又如同多年前的小小少年,瞻仰崇拜者自己的师长。

“越人啊,此次进宫为师还有更重要的事交代你,我们先回去”

“嗯,多年未见师傅,师傅可还好,徒儿怎么也没想到师傅竟成为了太后娘娘的御医,徒儿”扁鹊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哈哈哈,你没想到的还多呢”扁鹊的师傅打断了语气中抑制不住欢快的扁鹊,双目中流露出了警觉与战栗......

 (二)

“什么?师傅您说能用这失落的古老医术给人看病,但这可是医术的禁忌啊,我们都没有......”

“所以我需要你的协助,你是我最优秀的徒弟,况且,你不想让自己的医术提高吗?”师傅打断自己徒弟的话,深深地望着扁鹊。

“我当然想,和师傅共同进行病例的研修是我梦寐以求的”

“那不就好了,你准备一下吧,一周后我们就准备开始手术了。”

“是的,师傅,我”

 “还不快准备,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

“是的师傅”扁鹊失望地叹口气,望着自己师傅的背影越走越远。

   这几年从未找到过师傅,让他们的疏离感加强了。

  失魂落魄的扁鹊决定上街散散心。

  (三)

   扁鹊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

“来人啊,小偷偷东西啦”大街上一个妇女握着空空的荷包,恍然大悟地尖叫,指向跑向远方的男人。

  “怎么了,怎么了”百姓们纷纷围上来看热闹。

  “快追啊,我的钱,诶哟喂”妇女急得团团转。

  扁鹊刚想上前劝那妇女,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以飞快的速度追上小偷,待看清那人,只见一头栗棕色的头发下,明亮的双眸熠熠生辉,口中衔着的草根显得他潇洒不羁,手中的宝剑仿佛只为斩杀恶徒而存在。
    待将那小偷追上,把钱袋归还给那妇人,扁鹊清晰地听见耳边熟悉的声音:
“小大夫,我们又见面了,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四)
  “小大夫,啊不,如今应该叫你神医了,听说你和你师傅最近可是京城的宠儿啊”李白的谈吐犹如多年未见的友人,笑吟吟地望着扁鹊。
     扁鹊对这次突如其来的相遇措手不及

 “那,那又怎样,没什么要紧事我先回去了,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支支吾吾的回答道。也不知自己想回避些什么,也不能说排斥李白,但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感染着他,只要他们一见面,他就会有些浮躁。但又不得不说这些年他常常想起那个有蝉鸣声的晚上......

  罢了罢了,别再多想了,如今和师傅能让手术顺利进行才是一等一的大事,扁鹊甩甩头,往回走去。

殊不知前方的路可不是那么好走,有更大的阴谋等着他......
                                                                                   (暗潮涌动篇完)

ps:谢谢喜欢文文,《等你花开花落》大部分是根据王者荣耀扁鹊的背景故事进行改编,讲述扁鹊的成长和他与李白的爱情纠葛【?,之后狄仁杰也会友情出演,有番外的话元芳也会现身,感觉越写越正经了......

【白鹊向】李白x扁鹊《等你到花开花落》——第一篇章

用我满手鲜血,一生杀戮护你一世安

【王者荣耀】李白x扁鹊  等你到花开花落
用我满手鲜血,一生杀戮护你一世安宁。
(一)
  第一次见到扁鹊他还是一个在长桑君门下的学徒。
  “白芷,甘草,荨麻……”
  扁鹊手里拿着医书,将这些草药进行分类,时不时在书上标注着。
  忽而抬头望望天空,看着来往的飞雁,暗下成为名医的决心。
  是夜,窗外的蝉鸣声渐渐小去,还在秉烛夜读的扁鹊突然听见窗外有着不同寻常的声音,虽然很细微但是对于他们这种长期要跟着师傅三更半夜跑去看病的人来说非常敏感。
  忽的声音渐渐想了起来,扁鹊更加清醒,这是打斗的声音?!
  心下暗道不好,不会是晚上来医馆闹事或是偷取药材被抓了吧?!
  他轻轻吹灭蜡烛,将身边较为名贵的草药拢在胸前,蹑手蹑脚地扒在窗边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师傅。
  踌躇着,窗外的声音却渐渐弱了下来。扁鹊壮起胆子轻悄悄地打开门,门前的那一幕让他心惊不已捂住了嘴:清冷的月光照在那人的身上,血,浑身是血红的一片,倒在他的房门口,被血染红的脸一片模糊,院子里一片狼藉。
  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原则,扁鹊看看四下无人,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心情,犹豫再三,还是将那人拖进了房里……
(二)
  李白是在一张略显破旧的木板床上醒来的,从小闻惯了血腥味的他觉得鼻尖萦绕着的草药味异常地舒适,莫名地抚平了那颗躁动的心。望着周围的摆设,竟有着几分家的安心感。安心感啊,抬起酸痛的手臂看着那双布满伤痕的手,从记事开始,多久了,他已经走在这条路上多久了?
  刚想用力回想,头便如针扎一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得这次他失败了的,随后……
“嘶”刚想起身的他又偏偏扯到了伤口。
“可恶”
“你快躺下吧,这么重的伤亏的你今天就醒过来了,来,把药喝了”
  扁鹊从屋外推开门,抬头看了眼李白,把煎好的药倒在碗里,递给他,动作行云流水却面无表情,站在他面前等着空碗。
  李白看着递过来的手,手上有一层薄茧,看着比他矮小半个头的扁鹊,琢磨了个大概,玩味地笑道
“小大夫,这不会有毒吧”
看着扁鹊的嘴唇微微动了动。
李白嘴角翘起一丝不经意地笑容,朝背后一靠
“开个玩笑嘛,我知道你不会害我”用手指了指身上的绷带
“你摸都摸过了,看也看过了,既然那时候没动过,我相信你不会蠢到现在动手脚”
  扁鹊一时哭笑不得 红了红脸,别过身,轻咳
“你自己喝吧,我出去做事了。”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李白舔了舔嘴唇,略微有些苦,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又舔了舔不知为什么想到了这个小大夫湿润的红唇。
   扁鹊听罢停了下来负手而立
  “我不想知道,你伤养好了就走吧,医者父母心,我不能不管,不过多余的事我不想做”
   看着扁鹊离开的背影,李白少有了几分惆怅
“年纪轻轻说话却那么老成,有点无趣啊”
(三)
  来到医馆养伤的日子过的飞快,因为无法离开房间,李白每天的日子除了喝喝药,逗逗扁鹊,就是擦拭他手里的那把剑。
  而扁鹊每次想要说什么看着李白那嬉皮笑脸的样子把话又吞了下去。
   这天,扁鹊在小院子里晒药,李白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也出来在院子里走走。
  “真好”
李白深吸一口气,青翠的树木,各式各样的草药,再看看埋头认真做事的扁鹊,真好,要是以后一直这样该有多好,可是,一瞬间,冷冽的目光又恢复到平时那副丝毫不在意的模样。
  “美人,美景,就差美酒了”边说边偷偷往扁鹊那里瞟。
  “不行,你伤势未大好,不能饮酒”扁鹊站起身,拍拍身上半旧不新的青袍,丝毫不理会李白的话反而用清丽的眼睛望着他。
  “小大夫,你这是在担心我吗”阳光下李白完美的侧颜被勾勒出来,长长的睫毛扇动着,有些干裂的嘴唇让扁鹊的喉结微动,脸颊一红
“不过是怕影响了你养伤,然后赖在我这里不走了,赖我头上,那我以后还怎么给人看病了”
  “哈哈哈,是吗”话锋突然一转
  “明日我就要走了”眼神中带有些许的哀怨,像是期待着什么看着扁鹊。
  “那你就别在变成这幅模样了”扁鹊收拾着东西,“你想走便走吧”
  李白这次没有打趣扁鹊,叹了口气回房了。
  遇到小大夫,他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呢。
  这天夜里,不知李白从哪里搜罗来了一壶酒,在院子里自斟自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饮酒作诗,只是看着李白略有些憔悴的面容……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个院子里不能饮酒”不知何时扁鹊走了过来,不是平时那副语气,带着一丝落寞。
  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好长。
  过了半晌,看扁鹊不说话,李白开口道
“破个例吧,今日是最后一日,或许我们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李白微醺的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你也来坐”
   扁鹊迟疑了一下,乖乖地学李白的样子席地而坐。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借着这么好的夜色,干了这杯可好?”
  扁鹊现今回想起来,那日的李白少了几分第一次见面时满身戾气,少了平时的那分不正经,多了一份褪去铅华的纯净。

罢了罢了,这与自己何关,或许以后他们就不会相见了。低头看着那杯中的清酒,一口饮尽。
  蝉鸣声,月色,寂静的小院,还有身旁那半醉不醒的人时不时的喃喃细
(初遇篇完)

ps:第一次写这样的文大家多多包涵哈,鞠躬。接下来的发展也会跌宕起伏,喜欢的话继续关注文文哦,最后感谢歪的图图,辛苦啦!画手  @歪实椰安 

 
稍微修改了一下,文会抓紧更的,不更就跪榴莲!

 新浪微博:作者@裴守约Rameses      画手@-歪实椰暗-